????“小师傅,明明是我自己走进来的。”苏不悔看着宁季钦,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撒谎:“我之前根本就不知道你们俩是什么关系好么。我们在这遇见也只能说是个巧合。再说你也没告诉你姓什么叫什么呀。”

????苏不悔冲着宁承峻撇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又在心里编排我有什么阴谋。我看啊就你们这种有钱人家的公子哥才愿意搞分裂搞内斗呢。”

????“你们家不是这样的么?你们姑侄同抢一个男人,也是很出名的。”论毒舌还得数宁季钦。

????“我就从来没有跟她抢过,我跟柴钰连话都没说过几句好么。是我爷爷非要给我找个什么门当户对的人家,我才几岁啊我大学还没有毕业就想着怎么给我嫁出去。满燕京城里哪个男人不行,非要给我安排我姑姑的男朋友。我莫名其妙当了第三.者,人家俩跟牛郎织女似的,我成了棒打鸳鸯的那个恶人。我更委屈更无辜好么!”苏不悔一脸的不高兴:“再说了,我当时是毫无招架之力而且最可怜的是我自己连说‘不’的权利都没有。我自己的婚姻我自己做不了主,说出来都觉得好笑。”

????“为什么你自己做不了主?难道还真的能绑着你去登记么?别说自己有不能言语的苦衷,凡是能说出来的苦衷都是虚情假意。”宁季钦低着头摆弄着茶杯,情绪忽然冷了下来。

????苏不悔寄人篱下那么多年,她对别人的情绪敏感度最高。几乎就是一瞬间苏不悔就知道了宁季钦心情变差,下一瞬她立马清楚这个情绪低落的原因一定是因为宁家当年的事情。比如宁季钦的亲生母亲或者是刚刚提起来就满口嘲讽的宁家老爷子。

????“我一个靠牺牲我奶奶一辈子的公道来换取认祖归宗资格的私生子。能够拥有这样好的联姻机会,那可是求之不得的。想要反悔,那就是蹬鼻子上脸吧。”苏不悔自嘲的伸手拿起面前的茶杯,轻轻的啜了一口挑眉嗤笑:“柴钰也号称柴家单传的宝贝,不也一样不得不听长辈的话娶一个面都没见过几次毫无感情可言的女人么。”

????苏不悔说着示威一样笑看着宁承峻:“你呢?你的婚姻能够自主么?你作为长子长孙,是不是也要像是选妃一样挑一个美貌无双大方得体的高门女子。”

????宁承峻先是不以为然的撇嘴往别处看了一眼,三秒钟之后他瞬间回过头。面露警觉的呵问:“你是不是听说了什么?”

????苏不悔挑眉耸了耸肩:“并没有。”

????宁承峻长长的松了一口气:“那就好,我在外面不与女人们来往。根本不知道那些人吃饱了撑的都在交际些什么。”

????“承峻,你什么意思?难道.....”宁季钦道出自己的疑惑,但眼神清明俨然他明白了宁承峻的担忧是什么。

????“我妈至于这么着急么?我还没结婚呢,按照规矩你不可能越过长辈去。”宁季钦冷笑着说道:“我就不信,谁愿意找我这么一个身体残缺以收破烂为营生的丈夫。”

????所以其实是宁季钦再一直帮着宁承峻在单身路上狂奔喽。苏不悔忽然觉得这叔侄二人真是单纯的好笑,他们似乎完全不懂中年大妈们的心思。

????“何止是你啊,你只是四叔而已,上头还有个未婚的三叔呢。”苏不悔假装无意的提醒宁承峻:“你家三叔现在也是炙手可热呢,哦对了,你家的宁教授在学校里也是相当的受欢迎。”

????苏不悔说到这里,忍不住幸灾乐祸:“我姑姑现在移情别恋,整天追着宁教授跑。那程度有点像女戏迷追着名角儿的感觉。你们可小心了哦,一不小心我真的要变成你的亲戚了。”

????“那她还真是想瞎了心。”宁承峻嗤笑一声,毫不掩饰对苏若珊的鄙夷:“这个地球上就剩下她一个女人,泽峻都不会看上她的。这个女人还真是恬不知耻,她就那么缺男人么?”

????“我怎么得到的消息是你们家的那位正主,对宁三还挺感兴趣的。”宁季钦想来是十分厌恶这个哥哥了。一般的人太过惊讶的时候是难掩原本对一个人的态度的。

????“三叔有妻子也有个孩子,徐英能怂恿自己的女儿倒贴么?”宁承峻提醒苏不悔:“当心她把这个坑给了你。”

????“我?”苏不悔一脸的不可置信,脱口而出:“疯了吧?有毛病吧,让我嫁给你三叔?我不要命啦!”随后苏不悔想到近日以来宁绍伟一系列唯一所思的操作,越想越觉得这件事还真是有可能的。

????“你想到了什么?”宁承峻抓住了苏不悔脸上的表情,立即开口问道:“是不是真的有这回事?”

????“我爷爷最近很古怪的。”苏不悔抬头满脸惊悚的看着宁承峻:“他最近来我们小院子很频繁,而且还总是有意无意的透露出想要留宿的想法。最关键的是,他总是在打听我的买卖还说了一些奇怪的话。”

????“他问了什么?”宁承峻放下手里的茶水,盯着苏不悔。连他自己都不曾察觉,他自己攥紧的手以及紧张的吞口水。

????这些小动作恰恰被一旁的宁季钦尽收眼底,他缓缓的靠在椅背上。嘴角泛起了一丝笑意,看着苏不悔的眼神多了一分探究。

????“说不出来,但是就是觉得很奇怪。他以前是那么那么的讨厌我出去赚钱,好像我出去赚钱给他丢了很多似的。”苏不悔越想越觉得脊背发凉,总有一种苏绍伟要致自己于死地的感觉。

????“你最好还是多回忆一下,这件事可大可小啊。万一他们的目标是你,你要早点做准备。”说起做买卖这件事,宁承峻也认真起来:“我三叔对你倒卖粮食这件事也没有任何表态。”

????“那不是明摆着,我是扯着你的虎皮吗?他能对我有什么态度,明眼人一看我就是你的跟班。他不敢对我怎么样,那也是因为你。”苏不悔嘟着嘴巴,听见宁承峻的分析忍不住说了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