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语阁 > 大侠萧金衍 > 第114章 离火洞天九字屠龙
????麻衣剑客望着“年轻”的道人,面无表情,一言不发,他双手紧紧握住了剑柄。

????张道人缓缓道:“三百年了,你们书剑山的走狗依旧是这副德行,再给你们三百年,你也学不会人类的感情,做一副躯壳也不够格。”

????麻衣剑客剑已出鞘,神情凝重,他即将面对之人,号称三百年来跃出三境之外的第一高手,曾独上书剑山而全身而退之人,其实力显然不是李秋衣、楚狂刀所能比的。

????萧金衍瞪大了眼睛,与在太湖水岸之战不同,这次两人对决是在离火洞天之中,对这一战有更直观的感受。

????张道人将古卷合上,对萧金衍道,“这一战,正是王半仙送你进来的目的,让你提前感受一下,三境之外的宗师对决,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萧金衍有些担心,“若是他一会儿顺手把我宰了,怎么办?”

????张道士哈哈大笑,“这些日子来,你连自杀都做不到,在这个空间之内, 他能奈何得了你?更何况,你所看到的这条狗,并不在你所处的离火洞天之内,无论是他,还是我,都是幻影而已。”

????说罢,张道士双手一合,那山河气运图竟开始燃烧起来,麻衣剑客眼神中露出一丝怒容。

????萧金衍忽然觉得,整个离火洞天燃烧起来,茅屋、稻田还有周围的树木,都燃烧起来。

????四周一片炽热。

????萧金衍手中一热,他手中那一份古卷竟也一起燃烧起来,萧金衍将古卷扔在了半空之中。

????山河气运图上的那三种颜色的小点,如同有了生命,在萧金衍眼前跳跃、翻滚,径直钻入他的识海之中。

????一时间,无数信息涌入萧金衍脑海之中,他虽然看不懂、看不透这山河气运图,但却不妨碍每个小点,在他识海之中留下了印痕。

????身陷火海之中,萧金衍却浑身有些冰冷。张道士的声音传入脑海之中,“山河气运图已进入你体内,若有机会,寻得武经,破译这幅图,兴许人间与书剑山还有一战之力。这人间的命运,就靠你们年轻人了。”

????这时,萧金衍觉得眼前一阵扭曲。

????麻衣剑客的剑已出鞘,以极慢的速度,向张道士刺了过去。张道士的动作,也变得缓慢起来。

????一招一式,如慢动作一般。

????萧金衍此刻已经恍然,不是他的剑慢,而是原本停滞的时间,在两人动手之时,开始流动起来。

????空间之内,有了时间,也便有了天地之力,一团赤红色的火焰从麻衣剑客剑中喷薄而出,如一条火龙,刺向了张道人。

????火龙所经之处,树木烧焦、山石融化,整个空间都变得扭曲起来,开始剧烈的抖动。

????张道人哈哈一笑,身体来到半空之中,双手微向上举,空间内的小天地变得阴暗起来,乌云遮天,笼罩在他的头顶。

????一道天雷劈过。

????张道人单掌擒住这一道天雷,猛然向那一条火龙头部击了过去。

????轰隆!轰隆!

????一声龙啸声。

????那火龙就像一条被激怒的野兽,身体被天雷劈中,在空中不断的翻滚着。

????麻衣剑客眼神开始变得炽热起来,如同发现一道珍馐美味一般,他口吟剑诀,火龙即将坠地之时,猛一抬头,两只巨大的眼睛猛然张开。

????两人动作越来越快。

????亦或是,空间内的时间逐渐恢复正常。

????麻衣剑客纵身一跃,站在火龙头顶,人如剑、剑如龙,身体暴涨数百倍,几乎要将整个天空占满。

????张道人哈哈一笑,手中捏不动根本印,口中斥道,“临!”双手微张开,从漆黑的云层之中,抓来一条闪电。

????又做大轮金刚印,道:“兵!” 又一条闪电被擎在手中。

????他一连做出了外狮子印、内狮子印、外缚印、内缚印、智拳印、日轮印和宝瓶印等九个手印,口中依次念出“临、兵、斗、者、皆、陈、列、在、前”九字箴言,每念出一个字,便召来一道闪电。

????九道闪电,九种颜色,在漆黑的天空之中闪烁,绕在张道人身前。

????萧金衍瞪大了眼睛,这两人引发的天地异象,直接颠覆了他对武学的认知。

????什么真元、什么内力、什么招式,都已不复存在,两人的对决,纯粹是境界的比拼,对天地规则、对空间法则的掌握,在法则空间内对力量、元素、规则的运用,都直接决定了两人的胜负。

????麻衣剑客与那一道剑意幻成的火龙,向张道人冲了过去,张道人手指一挥,一道闪电上前阻拦。

????轰!

????火龙身形一滞,又复如初,转瞬之间,来到了张道士百丈之内。

????又一道闪电击出。

????那火龙似乎对道闪电有所顾忌,在空中翻滚躲避,来到张道人三十丈内。

????张道人猛然断喝,九道闪电在空中盘旋交织成一张巨大的闪电之网,向火龙罩了过来。

????顷刻间,闪电如带电的绳索,将巨龙与那麻衣剑客束缚起来,麻衣剑客双目赤红,剑意疾吐,火龙身体暴涨数倍,似要挣脱这道束缚。

????闪电声大作。

????火龙在半空中翻滚,却始终近身不到三十丈之内。张道士怒道,“孽畜,今日要你道销魂散!”

????麻衣剑客脸呈痛苦之色,九道闪电之中,蕴含着离火洞天内的天地之力,这股力量,正是来自地心离火,此乃天力非人力,也是二十年来,张道人以自身境界与这地心离火之力的融合。

????每一道闪电声过,麻衣剑客就传来一声嘶吼,他操控的火龙气势便弱上一分。

????电闪雷鸣声,震得萧金衍双耳几乎失聪,虽不是击在他身上,余波之力,依旧让他识海一阵翻滚,体内真元无法控制。

????数十道闪电过后,原本占满半边天空的火龙,只有几十丈大小,麻衣剑客已单膝跪倒在火龙背上,连呼吸都变得异常艰难。

????败势已定。

????张道人一连劈出数十道天雷,雷电之间的间隔也越来越长,显然他也消耗巨大。

????最后一道天雷劈过。

????一声凄厉龙吟声,那条剑意幻化的火龙,终于湮灭在离火洞天之内。

????此刻,麻衣剑客全身衣衫破碎,双膝跪倒在地,以剑拄地,连抬头的力气都没有了。

????张道士落在他身前,举起双掌,准备落下。

????这时,麻衣剑客猛然抬头,口中喷出一道火焰,朝张道士急射而出。

????萧金衍惊呼道,“前辈小心!”

????张道士见状,脸色剧变,他也未料到,这麻衣剑客先前竟是故意示弱,就是为了最后这偷袭一击。

????张道人厉喝一声,咬破舌尖,喷出一口鲜血,一道磅礴之力,从他口中喷出。

????三昧真火。

????鲜血冲过那团火焰,喷在麻衣剑客身上。

????麻衣剑客一声凄厉的哀嚎,痛得在地上打滚。萧金衍见那剑客脸上开始皴裂,如干枯的池塘,在暴晒之后,裂开的缝隙一般。

????一道道蓝色的血液,从麻衣剑客身体中渗出,落在地上,将整个地面烧成一个大坑。

????麻衣剑客身体在空间之中开始扭曲起来,忽大忽小,形态很不稳定,数息之后,麻衣剑客身体开始塌缩,变成了一张薄纸,无数能量,从他体内喷出。

????张道人双掌微合,幻出一团白光,将那麻衣剑客笼罩其中,对萧金衍道,“后撤,被被污染了。”

????紧接着,薄如纸的剑客,眼睛睁开,望了张道人一眼,张道人一道掌心雷,劈在那张薄纸之上。

????无声无息。

????剑客身体又是一阵扭曲,变成了一条细线,最后成了一个点,消失空间之中。

????地上只有一滩湛蓝色的血液。

????张道士眼神涣散,坐在了地上,他望着萧金衍,“看清楚了嘛?”

????萧金衍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颤声道,“前辈,你快些疗伤。”

????张道人嘴角惨笑,“我以全身修为,所斩杀的,不过是书剑山上几百看门狗中的一条而已。若前来的是十九守剑人之一,恐怕我连他一招都接不住。”

????萧金衍心中无比震惊,一条恶狗就有这等本领,若是十九守剑人,那还不有通天彻地之本事?

????九州十八路,龙门十二品。

????二十品像下,十九守剑人。

????书剑山上有二十品像,每个品像之下,都有一名守剑人。当年守剑人之一的陆玄机叛逃,杀死八人、重伤十一人,最终却依旧不是书剑山对手。

????三百年来,天下第一高手张本初,对上书剑山的麻衣剑客,也不过是惨胜,书剑山的实力,那真是用“恐怖”来形容了。

????张本初盘膝而坐,开始调动真元修复,然而方才最后那一击,他已用上本命三昧真火,动了心元根本,生机开始从他身体内流逝。

????这些日子来,萧金衍与他朝夕相对,虽大部分时间都在争吵、斗嘴,但心中对他仍存一份敬意,此刻见他即将道消,忍不住伤心起来。

????他低声唤道:“前辈!”

????张本初缓缓睁开眼睛,“你放心,死不了。今日你所见到的我,只是我雷火风雨金五相法身的雷身而已。”

????萧金衍心中一喜,惊道,“你有五条命?”

????张本初叹了口气,“算上这一条,只有两条了。三百年前,我跃出三境之外,闯入书剑山,搭进了两条命,百年之前,书剑山找到了天机阁,为解天机阁之困,我搭了一条。”

????萧金衍道:“那前辈可要好好活着,否则人间无望了。”

????张本初哈哈一笑,“你放心,任凭那至高天道想破脑袋,也绝不会想到我的本命法身藏在哪里。当然,如果他有脑袋的话。不过,除非天下岌岌可危,我是绝不会再出世了,毕竟,老子还不想死,哈哈!”

????说到这,他一阵剧咳,喷出一口鲜血。

????“要不你先休息会儿?”

????张本初摇摇头,继续道,“你听着,王半仙让你来,不是没有目的的,他想让我告诉你,武经下落。接下来,你可要听好了。”

????萧金衍问:“可不可以不听?”

????张本初瞪了他一眼,“那可由不得你。”他咳嗽了一阵,缓缓道,“若要寻那武经,需穿过死亡之眼,找到水月洞天。”

????萧金衍挠挠头,“你直接告诉我在哪里不就成了?”

????张本初骂道,“《武经》所藏之处,是陆玄机留在人世间的另一方天地,其大小、位置,无时不刻都在变化,可能今天就在你我身边,明天就远在千里之外。否则,以书剑山的实力,又岂能让这唯一可以威胁到他们的东西流落人间?”

????“那武经究竟是什么?”

????张本初道,“他不仅仅是一本武学秘籍,还描述了天地运行规则的终极奥义,分物经和理经,若能参透武经,将掌握人间至高无上的力量,也只有这样,才能有与书剑山一战之力。只可惜,当年我只观书一夜,看到牛氏三大定律,那水月洞天就坍塌了,连武经的三成都没有参透。三百年来,我穷尽各种方法,想去找到那水月洞天,却不得法而入。”说到此,张本初自嘲道,“说到底,当年我不过是机缘巧合下窥得天道一隅的幸运小子而已。万幸的是,山河气运图并没有落入他们手中,否则陆玄机为人间保留的一丝机会,也将不复存在。只可惜,我时日无多,否则可以跟你说三百年来我对那表意文字的参悟。能看懂这文字的,除了至高天道,也只有守剑人了,将来你若能遇到守剑人,可以跟他讨教一番。”

????萧金衍说我见到他们跑都来不及,又怎么可能跟他们讨教,再说,他们也不会告诉我啊。

????张本初问,“你的仇人问你住在哪里,你会告诉他吗?”

????“不会。”

????“如果他将刀横在你脖子上呢?”

????萧金衍呃呃两声,“为了保命,可以考虑一下。”

????“同理,你可以把刀架在守剑人脖子上,逼他们说。当然,书剑山上既然出了一个陆玄机,也难保不会出第二个陆玄机。”

????张本初的身体逐渐变得越来越淡,有些虚无缥缈,萧金衍知道,他这一尊雷相法身,已遭到了严重的损毁,如今只是凭借一口真气,强行给自己交代后事。

????“这方洞天,也算守护了天下二十年,只可惜,世事难料,人心叵测,终究毁在了孙千古那个叛徒手中,亏我当年和王半仙十分看好他。萧金衍,有机会,杀了他。”

????萧金衍想起孙千古斩杀崆峒掌门时的武功,挠了挠头,“前辈,这个有些强人所难了。”

????张本初道,“又不是让你现在杀他。此人狼子野心,终究会将在江湖上掀起一阵风雨,不过他心胸狭隘,也不足为虑。我所担心的,是另外一个人。”

????“谁?”

????张本初还未张口,身体逐渐淡化,他冲萧金衍比划了个手势,终究没说出声来,空间一阵扭曲后,消失在一方天地之中。

????萧金衍还来不及伤感,离火洞天开始剧烈的颤动起来。两大宗师境高手之战,已将这方天地变得极不稳定。

????院中那口离火井中,岩浆开始向外流出,所到之处,一切化为了灰烬,将整个空间逐渐吞噬。

????萧金衍早已悟出,他所在的空间,也不过是一处幻境而已,如今空间毁去,他自然会回到世间。

????岩浆逐渐淹没他的脚,将他整个人吞没,他脑海中一片空白,失去了意识。

????当在醒来之时,山风阵阵,繁星满天,他依旧站在了沙坪峰后山悬崖旁。

????在那一方洞天,稻花开了两次、稻米熟了两次,然而在山顶,时间只过去了半日。

????一切,仿佛做了一场梦。

????但是,萧金衍知道,这并不是梦,因为他的识海之中,那一个个跳跃的字符,依旧在闪烁,如一颗颗星辰。

????李倾城、赵拦江在他身旁护法,看到萧金衍睁开眼,道:“你终于醒过来了。”

????萧金衍有些纳闷,“你们怎么在这里?”他低头往山腰看去,御剑山庄灯火通明,琴瑟丝竹声传了上来,又问,“赏剑大会不是结束了嘛,怎得山下还那么热闹?”

????李倾城道,“你绝想不到,光明神教与御剑山庄搞在了一起,今日大会后,那魔教妖女率领教众拜山,孙千古正门大开,亲自将那妖女迎了进去,如今正在摆宴呢。我们怕你遇到问题,趁乱登上山顶,却没料到你竟如老僧入定一般,一站就是五六个时辰。”

????萧金衍苦笑一声,“你们不知这六个时辰我是怎么熬过来的。话说回来,魔教又怎么会跟御剑山庄合作呢?”

????由于几次三番被东方暖暖算计,原本对光明神教并无恶感的萧金衍,此刻也改口称魔教。

????赵拦江道,“从山庄的一个家丁口中探知,魔教奉东方不亮之命拜访御剑山庄,要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也不知谋划什么。御剑山庄刚列入八大门派,除了孙千古之外,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高手,魔教这些年来遭到宇文天禄打压,实力大不如以前,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余威仍在。只是,东方不亮、孙千古两个野心家联合起来,对整个江湖恐怕不是好事。魔教口碑向来不佳,御剑山庄与他们联合,不怕江湖上的人非议吗?”

????萧金衍想起东方暖暖说过,东方不亮三年前曾去过书剑山,此番与孙千古的联合,会不会与那座山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