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语阁 > 大侠萧金衍 > 第7章 城东新开了个窑子
????经过一番商议,众人在逍遥客栈住了下来。

????李倾城乃李阀公子,并不缺钱,和青草住进了三楼天子一号房、二号房,每天二两银子,范无常对伙计刻薄与吝啬,但对肯掏钱的金主,那如春天的阳光一般温暖。小红鱼是女眷,倒也住进了二楼的一个普通房间,只有萧金衍、赵拦江,被范无常一脸嫌弃的安排到了后院的柴房之内。

????萧金衍倒也不计较,之前一直住在城隍庙,一到冬天四处透风,如今能住进柴房,他已经很满意了。赵拦江过惯了苦日子,两人住在一起他倒也没意见。

????到了下午,苏州城又下起雨来。

????范无常让萧金衍去前院帮忙,萧金衍以晚上护院补觉为由拒绝,从后院偷了一壶劣酒,靠在床上,边喝酒边看书。小红鱼来找他,要萧金衍下午陪她雨中逛苏州城,萧金衍道,“姑娘,外面雨不大,你脑子怎么进水了?”

????小红鱼说:“我都来了几天了,你连地主之谊还没进过。怎么,这个要求很过分嘛?”

????萧金衍说我就一件衣服,湿了就没得换了。

????小红鱼不悦道,“你以为本姑娘稀罕呢,只是那个范无常太可恶,没事儿就往我房间里跑,一会儿送水果、一会儿送蜜饯,献殷勤,我在这里快要被他逼疯了。”

????萧金衍羡慕道,“你看我们这里连口热水也没有,你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一句话,去还是不去?”

????萧金衍往后一靠,“江南有雨、茅屋有酒、手中有书,天下还有比这更惬意的事嘛?”

????小红鱼说什么破书,看得这么入迷。她凑过去,“《在七扇门当差的日子》,哟呵,萧大侠,你还准备考捕快呢?”

????赵拦江忽然问,“这不是小黄书嘛?”

????萧金衍点点头,见小红鱼一脸通红,“怎得,小红鱼,你也要一起看看?”

????小红鱼冷哼一声,说了句不正经,我去找青草陪我去。

????小红鱼一走,柴房内冷清下来,赵拦江道,“萧兄,武经之事,你考虑的如何了?”

????萧金衍合上书,缓缓说:“陆玄机叛逃书剑山之后,着成武经,并传话江湖,不要修炼三境之外的功法,我就觉得奇怪,武经上的武学乃书剑山所传,他又为何让这部书流落民间?难道你不觉得这些行为,有些自相矛盾吗?”

????赵拦江说,“我管不了这么多,这武经,我志在必得,谁跟我抢,我就杀谁。”

????“可你知道武经在哪里?”

????“王半仙说你有办法。”

????又是王半仙,萧金衍心说他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老给自己找麻烦,等下次见面,得好好跟他聊聊欠钱不还的事了。拿起酒壶,却发现已经没酒了,不由叹道,“以前有钱,不觉钱的好,现在不名一文,才发现钱真他娘的好东西。赵兄,有钱嘛,弄点酒去。”

????赵拦江说没钱,不过可以想办法。

????“什么办法?”

????“要么抢,要么赌。”

????一听到赌,萧金衍眼睛亮了。

????萧金衍爱赌,而且逢赌必输,是赌坊最欢迎的一类人。不过,每次他赌的都不大,因为他也没有多少钱。陪小红鱼逛街,他不肯动,但要去赌坊,那就另当别论了。

????苏州城有七八家赌坊,其中最大的是银钩赌坊,比逍遥客栈还要大,赌坊老板李正义,是苏州的地头蛇正义堂堂主,除了赌坊,李正义还放高利贷,手底下养了几十个打手,还有几名江湖客,在苏州城也算一号人物。李正义与一笑堂赵无极还有些关系,上次赵无极来苏州,李正义让自己三姨太亲自去陪吃陪`睡,如此算起来,两人还算亲戚。

????要赌可以,可又没本钱,去找李倾城借,结果碰了个钉子。两人来到赌坊,结果发现孙不平、唐不敬笑嘻嘻走了出来。看手中钱囊鼓鼓的,显然是赢了不少钱。

????孙、唐二人本想去逍遥客栈放火,结果下起雨来,两人在客栈无所事事,趁着天黑还有段时间,先来赌坊碰碰运气。说是碰运气,两人都是江湖人,身上有功夫,稍微作弊,就赢了十几两银子,很快就被李正义盯上了。

????李正义稍一盘道,原来是巴山剑派的少侠,也不愿得罪他们,又送了十两银子,就当是交个朋友。在银钩赌坊吃了会儿茶,两人还惦记着放火的事,于是告辞出来,却碰上了正要进去的萧金衍、赵拦江。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打不过的仇人,另当别论。

????孙不平道,“是你们?”

????唐不敬拉了他一把,低声道,“稍安勿躁。”

????孙不平冷哼一声,准备侧身而过。赵拦江却拦住他们。

????孙不平道,“好狗不挡道。”

????虽说好汉不吃眼前亏,他们不是赵拦江对手,但是见了面,仍忍不住挤兑两句。

????赵拦江问萧金衍,“你赌运如何?”

????萧金衍摸了摸鼻子,“向来不咋地。”

????“我赌运也不好。”

????萧金衍说,“既然如此,我有一个主意。”

????赵拦江道:“我也有个主意。你的是?”

????“我想跟这两人借点钱。”

????孙不平道,“我跟你们很熟嘛,哼,借钱,没门。”

????赵拦江看着孙、唐二人,道:“我觉得我的主意更好点,我准备抢。”

????说着,将刀横在了两人脖子上,孙不平、唐不敬刚赢了十几两,加上李正义送的,凑了三十两。被赵拦江一把抢过去,两人大摇大摆的走进了银钩赌坊。

????孙不平骂道,“这分明是强盗嘛!”

????唐不敬道,“行了,大不了找个武功低的,再抢回来就是。”

????“这口气我咽不下去。”

????“且让他嚣张半日,到了晚上,一把火把他们送上西天。”

????进了赌场,两人二一添作五,把抢来的银子分了,又分头行事。萧金衍喜欢牌九,钻到了牌九堆里,可他赌运一如既往的差劲,不到半个时辰,身上十几两输的精光,好在临输光之前,他用仅有的银子买了一坛女儿红,靠在柱子上,一人饮酒醉。

????赵拦江是简单之人,赌钱也只赌大小,东方不亮西方亮,赵拦江在骰子场内大杀四方。萧金衍输光之时,他身前的碎银子,已堆成了一堆,将近有百两之数,众人见他压大开大,压小开小,连跟着下注,也跟着赢了不少,这让庄家赔了不少钱。

????就在这时,一阵香风吹来,赵拦江眼前一闪,一位身穿绿色水衫的女子站在他对面。赵拦江抬头,这女子身材妖娆,体态婀娜,波涛汹涌,目光含春,赵拦江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赵拦江是阳刚男子,很少跟女人打交道。在逍遥客栈,小红鱼古灵精怪,而且脾气不好,赵拦江并不喜欢,可眼前女子,娇艳欲滴,如熟透了的桃子,则是另外一种体验。

????女子也没没坐下,将右腿往凳上一踩,露出细长的小腿,道:“这位大侠,不如你我来赌一把?”

????赵拦江问,“赌什么?”

????女子道:“当然是赌你身前的银子,一局定胜负,如果我赢了,这些银子是我的,如果你赢了,我便跟你走,如何?”说着,冲赵拦江微微一笑,看得赵拦江心都软了。

????众人都在旁边起哄,“敢不敢赌,不赌不是男人。”

????又有人道,“这样的姑娘,就算睡一觉,折十年寿也值了。”

????女子啐了一声,“阁下这副尊荣,还想跟本姑娘睡,还是回家去猪圈跟母猪一起睡吧。”

????众人哈哈大笑,被骂男子倒也不恼火,仿佛与那女子搭句话,也是很开心的事。

????赵拦江道:“我赌!”

????萧金衍微熏之际,也察觉到了那边情况,他看了女子一眼,心中一凛,直觉告诉他,这女子身份不简单,于是提着酒坛,凑了过来,给赵拦江掠阵。

????绿衣女子道,“一把定胜负,我是女人,我坐庄。赌大小,如何?”

????赵拦江连应声同意。

????只见女子一扬手,骰盅将三粒骰装了进去,单手摇骰,像变戏法一样,如蝴蝶插花,将骰盅摇的叮当乱响。萧金衍释放修为,识海紧紧追踪着这三粒骰子在骰盅的轨迹。

????寻常江湖高手,武功到了闻境六品以上,在赌场中便可用内力来作弊,萧金衍自然也能做到,可他喜欢赌,却从来没用过内力,与输赢相比,他更喜欢的是在赌的过程中的不确定性。如果用上内力,结果早已注定,再赌也就没意思了。

????不过,赵拦江与绿衣女子赌,他觉得此女有些奇怪,于是用上了内力。在第十三下时,绿衣女子用了一种很巧妙的手法,让三粒骰子在空中碰了一下,三粒骰子换了位子,这让萧金衍捕捉到了。

????啪!

????骰盅扣在桌上,女子道,“押大押小?”

????萧金衍已断定,三粒骰子一个二,两个一,押小。

????先前摇骰时,赵拦江心不在焉,并没有认真听骰,既然是赌,他决定赌一把,准备将银子押小。未等落下,绿衣女子冲赵拦江道,“大侠!”赵拦江望她,“嗯?”

????女子指了指胸前,问:“你觉得大不大?”

????赵拦江哈哈一笑,“大!”

????女子笑道,“那就好。请下注吧。”

????被这女子一说,赵拦江将银子押在了大上。

????绿衣女子道,“买定离手!”

????骰盅打开,一个二,两个一,小。

????绿衣女子冲赵拦江送了一个销魂的笑容,“谢公子的银子咯!”说着,将银子收好,去前面交了抽头,就要离开。赵拦江喊住道,“姑娘,我去哪里找你?”

????绿衣女子笑道,“怎得,不服气?”

????赵拦江道,“想请你喝茶。”

????女子道,“喝茶就不必了,我叫杨笑笑,在苏州城东新开的天香楼,你要找我,去那边就是了。只要有钱,你就是大爷。”说罢扬长而去。

????两人输得精光,走了出来。

????萧金衍问,“以你的内力,赌大小,输了不应该啊。”

????赵拦江道,“不知怎得,看到那女子,我就觉得心猿意马,注意力无法集中起来。”

????萧金衍道,“这女子不简单。若没猜错,应该是魔教八大宗之一玉女宗之人。”

????萧金衍口中的魔教,便是光明神教了。

????光明神教与幽冥神教,以前都是摩尼教分支,由于该教派行事诡秘,作恶多端,所以江湖上都成为魔教。光明神教设八宗,玉女宗便是其一,其门人多为女子,修行摄魂夺魄、魅惑妖术等法门,尤其门中神器欺诈宝珠,据说能控制人的思想和行为。

????赵拦江道:“多注意点吧。”

????两人出去白忙活半天,最后给她人做了嫁衣,回到客栈时,雨已经渐小。众人在客栈吃了晚饭,在大堂内闲聊,范无常担心孙、唐二人报复,让萧金衍、赵拦江分别负责上、下半夜。

????赵拦江回柴房,脑海中满是绿衣女子杨笑笑的身影,越是胡思乱想,如同着魔一般,越想见她一面。

????他找到萧金衍,道,“跟你商量个事儿。”

????“什么事儿?”

????“借点钱。”

????“借钱干嘛?”

????赵拦江道,“城东刚开了个天香楼。”

????萧金衍苦笑,“你觉得我像有钱人嘛?”

????赵拦江又找到李倾城,李倾城在与青草下棋。

????赵拦江:“我要跟你借点钱。”

????“干嘛?”

????赵拦江:“城东刚开了个窑子。”

????李倾城冷冷道,“滚。”

????赵拦江又去找小红鱼,“我要跟你借点钱,城东刚开了个窑子,我要去一趟。”

????小红鱼呜呜道,“你欺负我,我要去找萧大哥告状。”

????赵拦江灰溜溜跑了。

????想来想去,还是找老范比较靠谱,今日范无常在柜上揽账,见赵拦江拿着刀进来,连忙将银子收起来,锁好,“你要干嘛?”赵拦江一把搂过范无常的脖子,道:“老范啊,你被关在苏州府大牢中,是谁救你出来的?”

????“是你啊。”

????“有人在你这里白吃白喝……”

????“也是你啊。”

????赵拦江干咳一声,“我是说别人在你这里白吃白喝,谁帮你打跑的?”

????“还是你啊。”

????“咱们认识这么多天了,你觉得我对你如何?”

????范无常一听就哆嗦,“行了,赵大侠,有话直说吧,别在这里拐弯抹角的,除了借钱,咱们什么都可以谈!”

????赵拦江只得坦白,“我找你借钱。”

????范无常道,“这事儿没得谈。”

????赵拦江把刀晃了晃,说,“这事儿必须得谈,城东刚开了一个窑子,我要去找个人。”

????范无常瞪着眼道:“你以为我不知道嘛,我老早就想去了一直没舍得,怎么会借钱让你去?”赵拦江说既然这样,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了,我准备把你送回大牢。

????范无常连道,有话可以商量嘛!

????两人好说歹说,范无常同意借给赵拦江十两银子,又从抽屉中拿了几张纸,“这是二两银子的优惠券,本来想过几天我去来着,那里不便宜,你可要省着点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