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语阁 > 儒武争锋 > 第两千四百三十九节:自投虎门

第两千四百三十九节:自投虎门

?热门推荐:
????清晨时分,秦枫洗漱之后,换上了一身洁净衣裳,与姜雨柔一起用了早餐。

????期间,秦枫说了一件事情,姜雨柔差点没把喝进嘴里的清水喷了他一脸。

????“你要去主动找燕芷虎?”

????姜雨柔笑意玩味道:“夫君,你这是要使美男计吗?”

????秦枫有些无奈地扶了扶自己的额头,发丝银白,他说道:“当然不是你想的那样,不过,我总不能去了万古仙朝,一个盟友都没有吧?”

????姜雨柔看向身边的秦枫笑道:“那你别告诉我便是了,何必要跟我说这些?”

????秦枫抬起手来,在竹桌下面轻轻拉住她的手说道:“总不能叫你担心我才是……”

????姜雨柔掩口娇笑:“谁会担心你啊?该担心燕姑娘看上你这家伙才是……燕破军的女儿,可不像我们,眼里揉不得沙子!”

????秦枫知她是打趣自己风流,笑了笑说道:“夫人,是我错了还不行吗?”

????谁说债多不压身啊,风流孽债,可不压身吗?

????燕芷虎住在上清学宫西侧的一处别院之内,之前并无人住过,只是一片园林。

????燕芷虎来上清学宫之后,被燕破军花钱买下,打造成了一座别院。

????据说是把燕芷虎在大将军府的闺房整个平移了过来,说是怕自家闺女住的不习惯,所以修新如故,惹来无数人羡慕嫉妒恨的非议。

????就这么点芝麻绿豆点大的事情,还害得燕破军在朝堂上被国师李淳风一派的言官弹劾,质问他买地和修别院的钱从何而来,是不是贪污了军饷。

????气得燕破军直接在殿上用拳头捶得那个练气士言官奄奄一息,一身即将迈入天人境的修为彻底打散,末了踩了一脚还不解气,骂了一句:“管的真他娘得多,你倒是给老子说说,你娶第十七房姨太太的钱哪来的?是不是贪污了银子?”

????那言官被踩的呕血不止,刚要争辩,又是一脚踩在他胸口上,燕破军叫嚣道:“你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老子就把你屎打出来!”

????李淳风一脉面面相觑,纳兰女帝端坐八方龙椅之上,闭目养神,置若罔闻。

????这件事情被秦傲在第二封信里特地写到,作为燕破军与国师李淳风不睦的明证。

????秦枫可没有一笑置之。

????也正是这一则消息,让秦枫坚定了要去西别院一趟的心思。

????他与燕芷虎的关系算不上多好,但也算不上不好。

????至于燕芷虎这头胭脂虎能不能做成买卖,还要打上一个问号。

????说起来,还真有一点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感觉。

????秦枫到了西别院的门外,即便是白天,别院周围也是铁甲森森,外围俱是持戟甲士,虽然不曾迈入天人境,甚至连小天人境都不到,但无一例外都是沙场悍卒。

????哪一种百战尤生的森森寒意,即便隔着铁甲都可以被人清晰地感受到。

????真正近身格斗的话,这些甲士悍卒,还真不一定就逊色于小天人境的武道高手。

????这些甲士是在外围驻守,内围则是女子剑侍,英姿飒爽,往来无间,戒备甚是森严。

????显然是燕破军知道自己得罪的人太多了,生怕有人对自己的宝贝女儿下手,所以这才安排了这些严密如铁桶的保护人手。

????其实秦枫还能够感知得到,外围的甲士也好,内围的女子剑侍也罢,其实都不过是防君子,不防小人的障眼法而已。

????真正坐镇着西别院的,乃是一尊可能相当于无名境天人强者的宝物,只是秦枫现在还是伪天人境,不知道是一件威力无穷的神兵,还是一尊仙宝傀儡。

????总之,有它坐镇,在上清学宫里,除非是圣人出手,否则断无人能够伤到燕芷虎分毫了。

????也亏得是大将军“人屠”燕破军的手笔,否则谁能将一件坐镇沙场的大杀器运到上清学宫来保护自己的女儿?

????别说是不能,就是能也不敢啊,难道就不怕被朝堂上的口水给淹死吗?

????秦枫报上自己姓名之后,门外守卫的两名女子剑侍皆是面露惊讶之色,眼睛更是直勾勾地盯着秦枫在看。

????这就是《穆风传》原型的那个大人物,曲水流觞文会魁首,有可能得到成圣机缘的人?

????倒不是说他们觉得秦枫跟想象中的比起来丑了。

????而是……想不到他这么年轻啊?

????秦枫见两名女子剑侍也不传话,也不答话,就这么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看,他不禁有一些不好意思,说道:“若是燕君子今日没空,我便回去,明日再来好了!”

????秦枫故意说的是燕君子,意思是将燕芷虎当作平等的学宫同学对待,而非是女子。

????这话自然是让两名剑侍受宠若惊。

????两名剑侍赶紧让开一条道路,轻声道:“秦先生,小姐吩咐过了,您随时可以直接进府!”

????秦枫也不与这两名剑侍谦让,任一人在前引路,自己紧随其后。

????从外面看,西别院不算大,但秦枫走入其中,就见假山亭榭,九曲回廊,走了一刻钟方才进了一处正厅。

????檀香袅袅,一名肤色略微发黑,一袭石榴裙的女子斜倚金丝楠木榻上,右手撑住下巴,似闭目养神。

????剑侍赶紧出声提醒道:“大小姐,大小姐……”

????剑侍见女子不为所动,只得又重复道:“大小姐,秦枫公子来了!”

????那着绯红石榴裙的女子这才缓缓睁开应当是传承于他父亲的一双丹凤眼眸,看向站在厅外的秦枫,缓缓在榻上坐直身体,似笑非笑。

????“无事不登三宝殿,秦枫,我前些日子约你喝酒,你不来……”

????她眼神之中似带三分幽怨:“今日你主动来找我,看来你是遇到了点棘手的麻烦啊!”

????秦枫看了一眼面前的燕芷虎,不得不说,他穿女装石榴裙,画落梅妆的模样,比起重阳文会时的素面朝天,是要好看不少的。

????只不过,也就是中人之姿稍稍向上一些而已。

????远比不得姜雨柔,梦小楼这般的人间殊丽,秦枫自是对她没有什么兴趣,转而说道:“并非有求于你,只是想跟燕姑娘做一笔买卖!”